環保剝金術開發團隊 就在台灣-專訪優勝奈米
回收法醫
2020/03/25

芒菓丹回收法醫的第二季第一集,帶大家來到位於新北市土城的優勝奈米科技有限公司!

以往提煉貴金屬常用高溫熔煉,或是強酸鹼値的王水、硝酸來溶金,不僅造成操作人員安全的疑慮外,更造成環境上很難抹滅的汙染!優勝奈米運用「綠色化學」來突破窠臼。

優勝奈米創辦人 許景翔總經理

一、無氰家園 環保起源

 

優勝奈米創辦人許景翔研發出全球第一個無毒害的貴金屬環保剝金術,透過此項技術,電子廢棄物成為另類礦坑,讓稀少貴金屬及其他零組件能被完整留下,便於不斷循環利用,落實循環經濟。

我們好奇為什麼想開發「環保」的剝金方法?許總表示「因為想讓操作的人員更安全,不要暴露在危險之中!」。

因為長期以來,電子零組件表面處理需要用氰化物,然而操作的員工常因不慎接觸而中毒,許總是希望以綠色化學的方式建造出無氰家園,也進而應用於電子廢棄物,這同時也就是優勝奈米以環保起家的初衷。

 

一、無氰家園 環保起源

 

優勝奈米創辦人許景翔研發出全球第一個無毒害的貴金屬環保剝金術,透過此項技術,電子廢棄物成為另類礦坑,讓稀少貴金屬及其他零組件能被完整留下,便於不斷循環利用,落實循環經濟。

我們好奇為什麼想開發「環保」的剝金方法?許總表示「因為想讓操作的人員更安全,不要暴露在危險之中!」。

因為長期以來,電子零組件表面處理需要用氰化物,然而操作的員工常因不慎接觸而中毒,許總是希望以綠色化學的方式建造出無氰家園,也進而應用於電子廢棄物,這同時也就是優勝奈米以環保起家的初衷。

 

三、魚與熊掌可以兼得!不因取得貴金屬而毀壞其他資源

 

因為台灣本身不産錫、金等貴金屬,加上傳統處理貴金屬的方式都是高資本高碳排,而非常多的其他零組件也會因為低熔點而被焚燒浪費。但透過環保剝金術,不僅後續處理汙染成本相當低廉,廢水、廢氣的處理相對簡單,而電子廢棄物剝除後的貴金屬可以留在台灣,雖然我們不産貴金屬,但我們能用環保的方式留下它們!至於其他零組件也能分類後進行回收再利用,落實循環經濟的要素。

 

四、 逆向工程思維値得生産、設計端學習,幫助再利用!

 

「逆向工程」是優勝奈米曾提及過的概念,這詞源於軍事及商業的硬體分析,我們好奇怎麼運用在環保剝金術呢?許總笑説:「很簡單!就是東西怎麼來,就讓它怎麼回去啊!」

從已經生産出的産品廢棄後,去重新提煉回最初的元素,像是無氰剝金就是運用黃金本來就與硫磺共生的自然現象,所以剝除劑當中含有硫的成分,讓它來取出黃金!

回收法醫這項企畫和大家介紹非常多有關:「産品於設計時並沒有考慮到後端回收,導致回收端難以處理拆解」,而逆向工程的思維,不就能為生産者或設計者訂立了一個很好的原則嗎?「怎麼來的,就讓它怎麼回去吧!」

 

許總對此也補充道:「像手機因應各種需求,例如防水,而塗上了防水膠,不溶於水也讓剝錫劑無從分離零件,造成後端回收的不便,資源也較難完整的重複循環再利用。若設計端到回收端能夠串連起來,一條龍的模式來討論産品整個生命週期,他也是十分贊成的!

四、對於台灣現狀的循環經濟型態 需先階段性提升

訪問的後段,我們請教了許總有關資源全循環的可行性,許總認為循環經濟是有階段性的,因為他擔心的是,若為了回收而硬要回收,會不會因此增加更多高碳排、高腐蝕的汙染?若在技術尚未成熟穩定前,不如先走到收集這一塊,除非確保所有的循環體制都是綠色製程,這才是真正的搖籃到搖籃!

無氰剝除劑在取得多國專利後的優勝奈米,更期待的是台灣本身的環保概念能更上一層樓!台灣和歐美的最大差異在於,台灣常把汙染結果丟給環境、全民或是回收端來承擔,而不是企業本身應該負責的成本。將自己應負的成本外部化了,不僅汙染了環境、整個社會要付出的成本更是巨大!

 

|後記: 訪問結束後,優勝奈米的團隊問了好多個有關芒菓丹的問題。在提及我們提供展示收納的承租服務時,他們用著工程師的邏輯、眼睛轉了一下説:「還蠻有趣的!我覺得有機會成功,要加油喔」。 哈!   真的很謝謝他們的肯定,芒菓丹不只感性地想讓環境更好,更是理性踏實地打造資源全循環系統。雖然我們在不同領域,但能為了同一個目標邁進,我們彼此都不孤單,一起加油了!

芒菓丹之友累積認養
再生資源
7686KG
約減少石油
3660L
約減少鋁礦
4270KG
芒菓丹之友累積減少
碳排放量
17179.125KG
相當於減少垃圾
8235KG